电商助农,看拼多多深耕农业的更多可能播报文章

2021-10-30 20:50

电商助农,看拼多多深耕农业的更多可能播报文章



经历春霜夏雹、秋季前旱后湿,10月中旬,生长在北纬35度附近的各地苹果迎来大面积丰收。

大丰收不代表就有一个好收成,霜降之后,苹果的口感正变得越来越好,而销售能否同步向好,关乎民生。

现当下,以拼多多为代表的电商平台,正逐渐帮助农业者实现价值最大化。

10月27日起,拼多多连续推出“苹果丰收季直播”及万人团等活动,联合山西、陕西、山东、甘肃、四川、新疆六大苹果产地,开启苹果“双11”。期间,该平台将在供应端坚持“源头分级、产地直发”的模式,销售端借助百亿补贴、限时秒杀、万人团等扶持资源,帮助产地农户卖得多、卖得远、卖得好。


▲自上而下分别为脱袋后的陕西洛川苹果、不套袋的四川盐源丑苹果以及新疆阿克苏冰糖心苹果。王晓峰|摄

复盘这场直播,可以看到,包装“六大产地苹果”,不仅是拼多多助力农产品上行过程中带火的又一国家地标农产品新品,更体现出拼多多作为中国最大农产品上行平台之一在公益助农上的持续努力。


告别漫漫凉山路,

盐源”丑苹果”借新电商加速上行

苹果虽“丑”,却不愁卖

苹果种植户廖顺安清楚地记得,从去年摘完到今年苹果成熟前,盐源县几乎没有怎么下雨,干旱少雨让他家的苹果个头比往年要小一些;另一方面,2020年以来经过了自然天灾、疫情阻断的考验,盐源县苹果种植户面临的苹果销售等一系列的难题。

在连续的困难考验面前,电商扮演了重要的角色。2020年,盐源苹果在拼多多“苹果畅销榜”的排名打败了其他产区的苹果;在今年遭遇异常天气影响的情况下,盐源苹果仍在榜单高居第五,且仍有潜力冲击榜首。

廖顺安家中共有十几亩地,种植了近六百株苹果树,虽然干旱造成今年盐源苹果的个头相比往年偏小一些,但仍有商家以1.2元一斤的价格包下他家园子,由于需求大,整个采摘过程只需要2-3天便可完成。

“不愁卖。”廖顺安说。不仅今年如此,在2020年冰雹和疫情的影响下,他家、他们村的苹果也没有烂在地里,而是全部卖完。

离太阳最近,离城市最远。盐源苹果从养在大山的“丑苹果”,正在逐渐成为全国消费者熟知的“网红苹果”。


△盐源苹果种植户廖顺安,他家果园今年的产量全部供果给电商平台拼多多。李里 摄

连年跻身拼多多“苹果畅销榜”前列

何勇和刘益也是来自外地的客商,他们一个是南充人,一个是绵阳人,每年盐源苹果成熟的季节,就没日没夜地守着果园采摘和仓库发货。凭着盐源苹果的优异品质,他们经营的拼多多店铺益生生鲜已拼出10万+,成为盐源苹果最大的收购商和经销商。


△盐源拼多多商家何勇的仓库,高峰时这里一天发货七、八万件苹果到全国各地。李里 摄

打开拼多多APP,益生生鲜售卖的盐源苹果在全站“苹果畅销榜”上排名第5,而在2020年,他们销售的盐源苹果在榜单上排名第1,一共卖了1500万斤。

“农地云拼”反向促进产业升级


△盐源苹果上市季节用工需求旺盛,工人一天工资高达150-300元一天。李里 摄

苹果,如今已经成为盐源县的大产业,带动了全县的就业,成为当地百姓主要的收益来源之一。

据盐源县商务经济合作和外事局副局长苏联发介绍,2020年,盐源县苹果总面积为42万亩,产量55万吨,面积和产量分别占四川省苹果栽培面积和产量的65%和75%,盐源已经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苹果生产基地。

过去,盐源苹果主要靠线下收购商上门收购再层层分销,而电商的普及,则直接对接了产地和消费者的需求。在农产品 “零佣金”的基础上,拼多多首创“农地云拼”模式,实现“拼购+产地直发”,拼购将消费端分散、临时的需求,在时间和空间上形成归集效应,为产地提供长期稳定的订单,帮助小农户融入大市场。

2020年,拼多多连续支持“三区三州”地区农产品开拓农产品上行通路,协同地方政府发起消费扶贫活动,并曾与盐源县政府联合举办“电商扶贫苹果专场直播”,带动盐源苹果直连平台8.5亿消费者。

这一模式也使“盐源苹果“的名气走出大西南腹地。过去,盐源苹果主要被云贵川等地消费者熟知,而拼多多等新电商的走入,则让全国更多地方的消费者认识和认可盐源苹果。


△盐源苹果产值达到30亿,约占盐源县GDP的25%,已成为当地支柱产业。李里 摄


苹果农产品奔跑在电商快车道上

90后四次创业终逆袭,年销苹果超200万斤

从电脑维修员,再到电商公司运营,最后转战淘宝网店,先后三次,王琦都失败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眼瞅着就30岁了,再不逼自己一把的话,债都还不上。”经历第三次创业失败后,王琦一度压力山大,调整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还是决定要继续创业。


△今年的苹果采摘季,王琦首批计划收购50万斤的洛川苹果。(李云丰 摄)

30岁的王琦是地地道道的陕北娃,目前正在陕北的农村老家进行电商再创业,主要销售当地的洛川苹果。

“刚开始做淘宝,销量也不错,每天100多单,但有销量没利润。”王琦表示。与先前选择在淘宝网店不同的是,这一次他选择在拼多多平台开店,卖的还是老家的苹果。

而这次创业也是王琦起点最低的一次,因为缺乏资金,吃住都在仓库,采购、运营、发货也都是一肩挑。令王琦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创业也是最顺利的一次,店铺的订单量很快实现了突破,短短一个月,订单量就从几十单增至日均700单。

“在拼多多开店,对于中小商家更友好,投入的转化率远远高于其他平台。”在王琦看来,自己此次创业的成功一方面是踩中了平台的红利,另一方面则是赶上了洛川大力发展电商的东风。

过去一年,王琦的店铺就累计销售了200多万斤洛川苹果,销售额突破了600多万。

运城苹果:拼多多10亿级优质农产带诞生记

过去,运城苹果产一季、销全年,以果一代做批发为主。临猗县宏都果品有限公司负责人赵学升,以买断形式承包果园,采收后再交回的买卖形式,大规模“断园”、贮果。

本世纪的头十年,运城人把苹果的线下批发做得红红火火。但此后,伴随电商的萌芽与发展,档口生意逐渐滑坡,苹果的销售速度在赵学升的账簿上从一天两车变成三四天甚至四五天一车。

与此同时,线下批发市场开始“去中心化”——很多小县城也孕育了自己的批发市场,运城果商如果坚持走线下,就不能固守老本,必须开疆拓土,到广阔的下沉市场,发展更多分销点。

但这种费时费力的高成本“坚守”,值得吗?2014年10月,新果丰收的时节,赵学升第一次萌生放弃线下、拥抱线上的念头。而今,在果二代、库二代(即“果库二代”)的积极推动下,运城苹果插上电商的翅膀、直连消费者后,不仅卖得更多,还卖得更快。


△“果二代”和“(果)库二代”正成为推动运城农产品电商发展的积极舵手。图中为当地电商领头人、“果二代”王震,其去年全年实现线上销售破亿元。郝曼|摄

山西运城“果二代”王震在拼多多上销售万荣苹果遭遇瓶颈后,主动转型升级,以“百亿补贴+日常销售”的组合拳,满足不同用户的购买需求。去年,王震带领团队及合作社实现电商销售超过1.2亿元,同比增长翻番。

电商的平台加持,切切实实地推动并扩宽了运城苹果的销路。受到启发的农民们,已经把线上的销售拓展为他们除了线下传统采购外的新模式。

如今,以赵学升、王震等为代表的果农们,正坐上拼多多等新电商平台的高速列车,加速走出运城,走出山西,面向全国的消费者。


拼多多扛起“农业平台”大旗

借助拼多多实现爆款农产品爆销的,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80后新农人张阳2017年开始在拼多多上销售水果至今,最高日销逾2万单。今年盐源苹果季,他们自建5000平的标准化果库、引进600万的自动分拣包装设备,并在当地直接承包果园,推动“离太阳最近、离城市最远”的丑苹果直达城市。

同样地,山东荣成的悦多果业目前拼单已超10万+,而这背后依托的是其2300亩高标准果园、1.2万吨的气调保鲜库、6000平食品级加工分选车间、斥资近千万从法国进口的全自动分选机,以及“非常懂苹果”的种植户。10月23日,国家苹果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霍学喜在一场苹果产业线上报告会上介绍,山东果农的种植技术和素养,普遍达到了全国领先的水准。

百人百业,百人百态,呈现的更多是农业生产的本来面貌,体现的则是新电商助力农业发展的精细化水平。

拼多多为何受到这么多新农人的青睐?

随着各苹果产区在10月迎来集中采收,拼多多力推“富农之果”登陆双11电商黄金销售期。目前,包括潘苹果、枝纯生鲜等品牌农产品在内,商超品质的产地优果与热度常年居高不下的苹果手机一样,都能获得“百亿补贴”的加持;高性价比的源头好果,则借助“万人团”“限时秒杀”等资源倾斜,精准对接消费者。

拼多多很早就发力于水果拼购,长期深耕农业领域,农业称得上是拼多多的“起家之本”——拼多多上的8.5亿用户中,至少有一半以上是被农产品种草,而成为粘性用户。作为当任不让的基本盘,拼多多对于农业的重视程度不言而喻。

从探索“农地云拼”模式到设立“百亿农研专项”,拼多多正在尝试用电商方式改造传统农业产业链,推进“人才本地化、产业本地化、利益本地化”策略,以及“培育致富带头人+探索科技扶贫应用+创新产业扶贫产品”的完整体系。

作为中国大型的农产品上行平台之一,拼多多正通过“农产品上行”计划,加强农特产品的产地直采、节约中间成本,让利消费者和农户。但在助农的道路上,拼多多要做的绝不只是“农产品上行”。

我国是农产品生产大国、消费大国和贸易大国,未来潜力巨大。但同时,我国农业也存在标准化、科技化不够的痛点,这需要产业链上的各方协同作战。

未来要继续在农业领域做大投入和深度创新,持续加大对农业价值链投资。”拼多多董事长兼CEO陈磊多次对外表示。可以看出,拼多多正在尝试用电商方式改造传统农业产业链,而这或许也是我国农业实现现代化的重要实践。